BBC解读拜登新内阁:为何“多元化”如此重要?

更新日期:2月 9

文章来源:BBC中文

美国总统当选人乔·拜登(Joe Biden)组建的内阁被称作“有史以来最多元化的内阁”。那么,新内阁是否能更好地反映美国状况?比起之前的历任总统,拜登在组建内阁方面做得如何?

两个世纪前,美国首任总统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在召集第一次内阁会议时,将促进多元化观点的思想奉为美国政府的神圣原则(注:当时并未用“第一次内阁会议”这样的称呼)。而如今,在2021年,美国即将见证其历史上首位原住民内阁部长、首位女性国家情报总监、首位拉丁裔国土安全部部长、首位公开同性恋身份的内阁成员,等等。


但这位即将上任的新总统仍然面临着来自各方的压力,他需要兑现他的诺言,使内阁真正反映这个国家,而不是将熟悉的政治面孔进行排列组合。


那么,为什么多元化的内阁选择如此重要?让我们来看一看。


追溯历史


自1933年以来,美国只有11位总统任命女性为内阁成员;从未有一个内阁的成员比例能与美国真实的性别或种族比例相匹配。


美国内阁班子大约由15人组成,但人数可能上下浮动。在过去的30年中,内阁一直朝着“更广泛的代表性”发展,至少在特朗普政府之前是这样的趋势。


1993年克林顿政府


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就职当天,《华盛顿邮报》写道,这位新的民主党领导人组建了有史以来最多元化的内阁:5名女性成员、4名黑人成员和2名拉丁裔成员。艾达·阿尔瓦雷斯(Aida Alvarez)是美国历史上首位拉丁裔内阁成员。诺曼·米内塔(Norman Mineta)是首位亚裔内阁成员。

克林顿内阁


2001年布什政府


布什(George Walker Bush)总统的第一任内阁被《纽约时报》称赞为“一支与克林顿总统一样在种族上各异的执政团队”。牙买加移民之子科林·鲍威尔(Colin Powell)成为美国首位黑人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Condoleezza Rice)是首位担任国务卿、后又担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黑人女性。赵小兰(Elaine Chao)出任美国劳工部长,是美国内阁中的首位亚裔女性。



布什内阁

2009年奥巴马政府

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第一任内阁被戏称为“majority-minority”(意为内阁中大部分人代表的是少数派,即内阁的多元化程度很高)。奥巴马内阁中有7名女性、9名少数族裔,仅有8名白人男性。苏珊·赖斯(Susan Rice)成为第一位担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的黑人女性,埃里克·霍尔德(Eric Holder)成为第一位美国黑人司法部长。

奥巴马内阁

2016年特朗普政府

在多元化这一点上,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内阁倒退回里根时代,其核心领导层明显是富裕的白人男性。不过,特朗普的确任命了女性担任政府的其它职务。他还任命了第一位印度裔联合国大使——妮基·黑利(Nikki Haley)。

特朗普内阁

女性和少数族裔的“内阁发展史”

罗格斯大学美国妇女和政治中心的凯利·迪特马(Kelly Dittmar)教授解释说,在1916年时,美国国会出现了第一位女性,但是又过了20年,才等到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任命了第一位女性担任内阁职位(即劳工部长弗朗西斯·珀金斯)。

而对于黑人和其他少数族裔美国人而言,这个过程花了更长的时间。1870年,国会出现第一位黑人,但黑人始终未进入内阁,直到1966年林登·约翰逊总统任命罗伯特·韦弗,我们才在内阁中看到黑人的身影。

为何女性和少数族裔用了这么长时间才进入内阁?部分原因可能是美国没有正式的规则要求这些群体在政府中享有平等的代表权。

在国防部、财政部和退伍军人事务部这三个重要的部门,从来没有女性领袖的身影。迪特马教授表示,在国防和国家安全事务上存在“男性优于女性”的成见,民意测验也反映了这种刻板印象。直到1948年,才允许女性参军。“尽管我们看到了更大程度的多元化,但这些领域是男性占主导的领域,尤其是在最高级别。”“我敢肯定,在这些领域存在各种阻碍女性前进的偏见,这有助于解释为何这些差距在历史上一直存在。”

拜登任命珍妮特·耶伦(Janet L. Yellen)为美国首位女性财长,打破了财政部没有女性领袖的“天花板”。

迪特马教授说:“我认为这些东西是互相推动的,未来会有更多的女性和有色人种进入内阁。”

为何“多元化”对于内阁如此重要?

俄亥俄州立大学政治学和性别研究教授温迪·斯普顿(Wendy Smooth)表示,拜登的这些任命是传递更广泛的倡议和价值观的一种方式,与政策密不可分,也与身份认同息息相关。“这是展示政府意愿、政府精神和政府价值观的先行之举。这是一个重要的时刻。作为拜登政府,我们是哪些人?我们最有兴趣与美国社会中的哪些群体产生联系?这就是内阁任命的意义所在。”

这种“多元化”的任命,还会颠覆人们对领袖先入为主的成见。迪特马教授说:“如果你第一次看到女性担任国防部长,这是否会颠覆‘男性在国防领域做得更好、更精通’的成见?当然会了,这是不可避免的。”

对日益多元化国会的研究表明,是女性将那些原本被忽视的不平等和议题提上了议程,这有利于使制定出的政策更好地为她们服务的群体发声。

“在美国,以女性、黑人女性或南亚女性的身份生存与白人男性的境遇是完全不同的,这就是会影响到特定群体看待政策的视角。”

拜登面临新挑战

拜登内阁

拜登在本周三告诉记者:“这个内阁比历史上任何其他内阁都更能代表美国人民。”他强调了迄今为止的“破例提名”。拜登有望拥有比奥巴马更多元化的第一任内阁。 但拜登的选择也激怒了一些人。

当拜登选择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将军担任国防部长时,激进主义者对这个职位没有被授予女性而感到不满。拜登任命两名白人男性——安东尼·布林肯(Anthony Blinken)和汤姆·维尔萨克(Tom Vilsack)分别担任美国国务卿和美国农业部长,而激进派更希望看到黑人女性担任这两个职位。

进步的自由主义者也批评拜登的选择,称其“过于安全,过于温和,过于固定,过于老套”。 在最近几十年,实现多元化的承诺变得越来越重要,2020年的民主党支持者也不再仅仅满足于少数派被代表。拜登的支持者虎视眈眈,在等待着追究他的责任。如果拜登不能提供有代表性的内阁,则会产生相应的政治后果。

拜登的第一任内阁足够多元化吗?不可否认,他的内阁确实有进步。不过对许多支持者而言,他还做的不够。

展望世界

11月,新西兰总理雅辛达·阿登(Jacinda Ardern)宣布了新的内阁。在20名内阁成员中,有5名土著毛利人和8名女性。纳纳亚·马胡塔(Nanaia Mahuta)将成为新西兰首位女性外交大臣。阿登女士还任命格兰特·罗伯逊(Grant Robertson)为首位公开同性恋身份的副总理。 去年,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任命的少数族裔官员数量创造了历史记录,达到了英国政坛前所未有的种族多元化程度。

2015年,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任命的内阁达到男女数量相等以及种族多元化,受到称赞。用他的话来说:“因为这是2015年。”

免责声明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微信公众号立场,对文章内容概不负责。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主题2月13号:【小型企业EIDL贷款和其它利好融资计划】


讲座内容 2021.2.066:00PM (美加西时间) 8:00PM (美加中时间) 9:00PM (美加东时间) 10:00AM (周日北京时间) 3:00PM (周日新西兰时间)

复制链接报名:https://us02web.zoom.us/webinar/register/3015972913627/WN_1HmcSXNYSnmAU0e46pK1Nw

2月20号:【创业大咖教你获客秘笈:让客户主动找你】安心学堂系列知识讲座,每周六同样时间进行,每期主题及内容不一样,一次报名,终身享用。会议ID:854 7388 8383

直播抽奖安心学堂每期讲座都会有诱人的抽奖环节! 奖品丰厚,中奖率高! 我们将在课上抽取一名幸运听众抽取价值$100美金Amazon Gift Card 四名幸运听众抽取价值$25美金Amazon Gift Card 快来加入我们吧!




加入我们的邮件列表,即可在电子邮箱内收取我们的新闻讯息:

感謝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