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万字完整版!2021年股神巴菲特股东大会实录,解读热点问题(五)

本文来自:扑克财经

查理·芒格:确实错了。

沃伦·巴菲特:你看有些时候我必须可能还得在查理的眼皮底下偷偷做一些操作,但是在他看来都是做错了。

沃伦·巴菲特:苹果的业务是非常出色的,但是我想强调一点。苹果CEO库克真的是我们所目睹的所有行业CEO里面最棒的一位管理人。他把苹果管理的井井有条,他可能在创意上做不到乔布斯的那一步,但是我也不觉得乔布斯在管理方面可能没有像库克这么出色,尤其是这么多年来成功地管理。


查理·芒格:我也觉得你刚才提的名单,比如说领先的美国公司,对于美国来说是很重要的。我们在新科技的行业,仍然是领先于世界。我自己不希望政府太多地干扰我们的科技行业,我觉得他们现在做的很好,这也是得益于美国文化、美国文明的程度。而且这些公司市值非常高,对我们来说也是有利的。


贝基·奎克:跟进的一个问题,当你们看到这么多高估值的指标,特别是高科技企业。比如去年成长50%、100%甚至200%,一年取得了这样的成长,你们2016年买苹果是因为管理质量和产品质量。这部分的产品,因为估值这么高,现在怎么去看投资?


沃伦·巴菲特:我们不觉得这样的估值是疯狂的。我还是觉得,我对于苹果的理解,尤其是苹果未来的理解,都是跟销售者息息相关的,跟全世界消费者一样。他们甚至比我们对于苹果的理解还更好。关于苹果股票的价格,又会回到我们投资的一些基本面了。有些时候还要跟利率去做一个比较,我昨天跟华尔街日报做一个访问的时候好像有一个资料,就是在星期四的时候,美国财政部发了一个长达四周的财政刺激的预案,他们发的国库券。就是关于国库券的拍卖,他们做了四周的国库券的拍卖,大概是收到的申请超过430亿,而且平均的国库券价格是100.000000,后面跟了六位数的0。大家拿到400亿的国库券,而且财政部收到的这个钱后面全是“0”。


我们的财政部部长耶伦提到会有债务的经常性的费用,他们现在的利率支出其实是降低了8%,你可以看到在超级风险、免超级风险这边,短期国库券上的情况。如果我能够在这部分降低80%,就像在东京奥运会参加跳高项目一样。利率如果达到10%,如果在整个估值方面产生非常大的变化,产生的就是金钱和财富。因为出去没有在风险环境下经营,我们知道现在是短期的,所以这个现象非常有意思。


我长达25年的时间,都把萨米而森(音)的书带在身边,都是解释关于经济基本面的。包罗·萨米而森是第一位经济血浆的得主,大概是在六十年代的时候是来自于美国的第一位经济学奖的得主。萨米而森是非常棒的作家,文笔非常犀利,所以我带了1973年的经济学的书籍。那个时候经济写刚刚作为学科进入,亚当斯密也说过也写过经济学的理论,后来又有了很多经济学家涌现出来。萨米而森成为了他时代最有名的经济学家。


我完全没有找到有负利息的字眼,然后找零利率,他在零利率怎么讲的?他在亚当斯密学习了这个理论几百年后提到了几点,他说你可能短期内能接受负利率,但是永远不会发生,这是他在黑暗时期提出的理论。现在我们生活在目前的环境下面,利率在去年基本上接近于零,现在也差不了多少。发了四周的短期国库券,比如说我们有1000亿的国库券,当然真实数量是超过这个的。


在疫情之前,大概从中每年有10到15亿的收益。从现在的利率去出发,可能只有达到2000万。感觉只是最低收入从15分到20分的改变一样,我觉得这是设计的初衷。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联邦储备是以这样的方式去颁布政策,因为不管怎么样,他们都是希望利率越低越好。但是如果现在的利率,如果长期以来都觉得是适当的话。这些刚才提到的公司,对他们来说就是可以更好地去交付现金。


你如果在现在的利率上打折的话,股票的价格也会变得比较低,我们也需要知道从三十年的角度去看利率,现在的时期真的是非常特殊的。我们从来都没有看到现在这种财富运作的情况,尤其是根据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去做的调整,基本上利率是接近0%。但是现在在经济学上,我们必须要记得一点,你永远不可能只做一件事,必须预期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我们提到有大概85%的美国人都收到国家给他们刺激性的支票1400美金。一年前说大概说美国40%的人在银行里没有存款,但是一下子85%的人拿到1400,收到钱的人都感觉更好了。但是借钱的人肯定不是太好。


这样的政策让我们的商业更加繁荣,让大家的心态也变得更加快乐。但是我们看一下这样的成本在之后会不会带来其他后果?如果有的话,可能又要有很多其他措施推出出来。经济学的任何措施都会有后果的,这也是为什么像苹果、谷歌这样的公司,我们当然没有像微软、谷歌这样的支票,但是他们的冻死都是好的公司,尤其是资本利得上,在经营上不会有太多的资本,如果要找到这样债券话,我觉得是不可能的。


查理·芒格:大家都已经完全了解,我们也希望能够推展现在的经济,在欧洲也是如此,在财年上面的一些政策都是有关的。很多人对数字已经麻木了,觉得万亿不是了不起的事。您讲到1400块好像不值多少钱,我们看看以后是怎样的计划。对于我跟查理曾经看到很多的电影,专业经济学家看到这样的轻型也觉得非常惊讶。我知道丘吉尔是非常保守的人,而且对很多事情的判断都是准确的。现在再讲到现在经济学家,他们对于很多事情都非常有信心。但是我们知道现在经济状况其实是更复杂了。


贝基·奎克:你觉得MIT现有的经济形势、趋势,特别是在现在的美联储上面的一些数字?

查理·芒格:现在货币的政策,现在没有一个人到底发生什么样的状况,但是我觉得机会是讲到现在的一些工作,其实是可行的。可行的状况比大家想到的更好,这种估算、评估其实是非常重要的。

贝基·奎克:如果说你现在可以借一笔钱,然后利率是非常低的,或者是零的利率,你觉得这种借钱是不是去借呢?还是能够做到更好的其他的事情呢?

沃伦·巴菲特:我现在觉得,您现在如果说能够在借钱去做某些事情的话,当然还要看每一年得到的结果如何。今天讲保险浮存金,有些时候市值是被低估的,所有东西都必须要有利息。如果达到负利息层面的话,今天如果能借负的利率,可能加把力就赚到很多钱,有可能是这样,这是疯狂的概念。但是我们讲到,您讲到的摘要或者不太可能的状况,所以您的势头会马上就失去了。您今天告诉我,今天借的利率是负利率,有可能吗?就是说您要怎么样才能够破产的更快。如果我这么做的话,他可能就跟你讲今天的利率是绝对没有的,所以就等于你推动去进行其他的事情。


这种结果是非常激进的,所以萨米而森(音)是非常聪明的经济学家,在他的书里面并没有讲到负利率,零利率是有的。我们不知道负利率真正发生的时候,结果到底如何。

贝基·奎克:我是成为公司里面的持股好多年了,今天有更多的Sbank(音)出现了,您开始关闭和进入一些行业,到底会发生一些什么情况?


沃伦·巴菲特:在两年之内必须要花这些钱出去你拿着枪逼着一定要做这个购买,也会非做不可。但是我们会看很多的状况,也许这中间有私人的传奇公司,或者有比较好的状况或者比较差的状况,这种清一定会购买吗?我可以告诉你,几年之前有一个打电话给我,就是所谓做保险的业务。那个人跟我讲再保险为什么不好呢?我想已经有保险,为什么要再保险呢?这是不同的计算机制。你跟别人讲,你把他的优势了解了,但是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你不会了解这些情况。所以我们在没有竞争的情况下,就做了某些的情况。所以现在的情况还是都在华尔街上。但是是不是能够运作Sbanks(音),已经在寻找很多的机会了,而且这些名称越来越大。你可以做任何的销售,但是我觉得这是比较夸张的情况。这种等于是对市场赌博的情况。


我中间看到了一张我曾经做过的报告,您稍等一回,我找一下。这是我曾经看过的一句话,在历史上讲过的,讲到什么呢?最大的全世界业务之中,当然有上亿、十几亿,两天之后就没有了。那个时候也许是农场,或者是公寓,或者其他办公室等等。但是这个市场之中,是给了你很好的机会,能够对于您今天的这些可以投资的资产进行投资。但是有些非常大的,或者更好的一些投资的现实。但是今天如果有赌博的人进入的话,他们可能愿意付一些你觉得非常不可以想到的、奇怪的价格。


对于我们人类来讲,也许是不可思议的一些资产。但是有很多的赌徒们愿意这样做。John

Maynard Keynes先生在1939年讲了这一句提出来的话、道理。这些猜测的人,可能不会对泡沫上面做任何的损害。但是我们在投资的企业之中,在一个漩涡情况下产生的泡沫,当您的资产开始开发的时候,也许会发生一些变动的。在去年的时候,您看到这中间大概有上百的人开始进行当日交易的活动,很多人都这样做。


短交易人数字的增加,也就是所谓的赌徒。当你进行赌博的时候,他们觉得是像买彩票一样的。他们口袋里有很多现金,而且开始了进行行动,有的时候也会得到很好的结果。然后他们买了这些股票,觉得非常有趣之后又赚钱了。这些赌徒在全世界都有的,而且他们的赌性非常强。在不同的一些情况之下,也会领导到我们在进行投资的市场当中,这也是我们看到的一些事实。


但是如果没有人跟你讲这样子的一些情况是不太好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