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真正的敌人(2)关进笼子的总统,却没关进腐败的国会议员

更新日期:2020年12月29日

文章来源:吹号角的凌飞


正文:两难的陷阱


在上一个文章《美国真正的敌人(1)腐败的国会与9000亿美元纾困法案》里面已经说了,腐败的国会两党,共同给川普挖了一个巨坑。

—— 将9000亿美元纾困拨款案是与另外的1.4万亿政府开支拨款案强行捆绑,并以两院2/3的绝对多数通过,正是试图迫使川普陷入两难的选择陷阱中。

如果川普否决,则正好将川普继续抹黑为“疫情之下仍然置民众不顾”的邪恶形象。

如果川普顺从地签字则国会各个腐败的议员们正好各得所需,而造成的巨额财政赤字这个屎盘子,则扣在川普政府的头上。


而且,这个拨款案得到了两院2/3的绝对多数的赞成,这意味着即使川普否决,两院也可以2/3再次通过,那么就可以强行绕过总统而成为法案。

在这种两院2/3的绝对多数的情况下,如果川普否决,也无法阻止法案的通过,反而会成为左媒体攻击的口实。如果川普顺从地签字,则显得川普对腐败的国会毫无办法,只能任由国会两党任何摆弄,这样可以有效地摧毁川普的影响力。


怎么看,川普都是陷入两难,而被腐败的国会两党玩弄于股掌之间。


川普的否决


腐败的国会可以把大量的私货夹塞在拨款法案中,强行捆绑通过。这种做法,在政治上叫“猪肉桶”(pork barrel),pork 当然指为自己或自己选区捞取联邦预算好处的“猪肉”。


而这次的捆绑拨款案,既有疫情的压力,又有“政府关门”的压力,更有2/3绝对多数通过的压力,怎么看都是板上钉钉的事了。所以,腐败的国会压根没想到川普会断然否决此法案。

川普一否决此法案后,民主党与左媒体迅速按A方案开始攻击与抹黑川普,比如佩大妈在川普否决后第一时间就发推指责说:两院想要给人民救济,但是卡在总统那里。


—— 然后发现川普是以要求给民众多发2000美元为由来否决,这使得左左它们原本预设的抹黑不好抹下去。。毕竟民主党给自己的人设就是要多发钱给民众,川普要多发钱给民众的否决理由,怎么看都不好再抹黑下去。


于是史上罕见的一幕出现了:佩大妈非常尴尬地跳出来表示站在川普总统一边,表示支持总统要给民众发2000美元。


这是太阳不得不从西边出来了,因为民主党先保住“关爱民众”的脸面要紧,不能自毁人设。于是左媒体不得不把攻击火力转向共和党,而不是川普头上。


而共和党一边则非常尴尬,这些共和党政客,这些一样腐败的政治生物,为了它们的自身利益,已经明里暗时里的背叛了川普,

但被川普这么一个四两拨千斤的操作,顿时压力山大——因为民意的压力全到了共和党人一边。

于是两院的共和党人不得不回到川普的身边,想尽办法要说服川普签字,否则无论法案是否通过,共和党人都成了最大的输家。。


比如麦老头就不得不收起试图当墙头草的小心思,不得不正面面对川普要求审查选举舞弊的要求。

签字的智慧


老川最终签署了拨款案。


但白宫同时在12月27日发表了总统声明,内容可看以下链接:

https://www.whitehouse.gov/briefings-statements/statement-from-the-president-122720/


声明明确地指出:川普总统引用了《The Impoundment Control Act of 1974》法案,该法案规定总统可以要求国会撤销拨款,允许总统要求对项目进行否决以增强总统的撤消的权力,并迫使国会对有争议的资金使用项目进行投票。


所以在此法案的权力下,川普向国会明确表态“将签署该法案以恢复失业救济,停止驱逐,提供租金援助,为PPP小企业扶助项目增加资金,使我们的航空公司员工重返工作岗位,大幅增加用于疫苗分发的资金等等。但国会需要剔除拨款案中的浪费性项目。”


川普表示将需要剔除的部分逐项用红线标出后发回国会,同时坚持要求国会从法案中删除这些资金。


更为重要的是,通过否决与拆分拨款案,川普回避了腐败的国会两党所挖的巨坑,同时又保证了民众能快速得到救济款。


民主党试图借疫情而打民意牌,被川普用加到$2000的作法反击了回去,而通过1974年的法案权力,川普将法案捆绑的项目进行剥离与分解,使得这种“猪肉桶”(pork barrel)的做法,无法再用疫情来当挡箭牌。


——如果腐败的国会执意要购买2500万美元的厕纸,或要给议员加57371美元的工资,

那么川普将迫使国会的两党的议员们单独对这些资金进行投票,而民众也将看到,腐败的国会两党议员们是如何浪费纳税人的资金。。


同时,在川普的声明中,也提到经过否决与“划红线”,成功地迫使国会承诺保证将对230条款进行审核,并终止此条款或对其进行实质性改变。


—— 毕竟,虽然国会在拨款上确实有全面的、广泛的、足够的权力,但资金的实际支出,则是总统通过白宫管理和预算局(OMB)和执行机构对此负责。

同时,声明中也提到,参众两院已同意将重点集中在11月3日总统选举中非常严重的选民欺诈上。

如果成功地使得腐败的国会两院能够落实废除第230条,及调查选举欺诈的议程,显然是川普通过法律框架内,利用权力制衡而对国会的成功反击,这是对川普的利好,也是对美国民众的利好。


—— 是的,作为保守主义者,川普总统始终是在法律框架内对腐败的国会两党进行斗争。

事实再次证明,川普始终是宪政的维护者,而非左媒体抹黑造谣的破坏者。

拭目以待中


在总统声明中,川普表示众议院将在周一进行投票,以决定将纾困金从600美元提高到2,000美元。


在今天(周一)的投票中,众议院已经以275:134投票通过了给符合资格的美国民众每人支付2000美元的提案,这个提案将提交给参议院,而在参议院是否会通过,让我们拭目以待。


而同时,众议院以322:87驳回了川普总统对7400亿美元的国防拨款案的否决,而这个国防拨款案正是有关230条款的法案。


由于支持驳回总统否决权的票数超过2/3,所以如果国防拨款案在参议院也以多于2/3被驳回总统的否决的话,

那么该拨款法案将成为川普任期内首个由国会强制生效的法案,而废除230条款也就将不可能实现。


所以,能不能在这个国防拨款案中实现废除230条款,就要看参议院了。。

只是我,对参议院显然不抱什么指望。。

总统与官僚


美国的建国先贤们设计的三权分立,设计的选举制度,在今天的美国,已经被扭曲与侵蚀地快要面目全非了。。


在美国的建国先贤们的想法中,通过选举来做为一种择优的方法,一种实现自治的方法,

每个出来选举的人都应该基于自身的政治理念,通过自由的投票,通过公正透明的选举制度,从而实现当选议员成为民意代表的最终目的。

而后世的人们,显然把这个先贤的目的给玩歪了。

作为美国的建国先贤们设计的总统,原本是设计为一位“有良知的帝王”,一如首任总统的华盛顿一样。

联邦的权力,是在州权让渡下形成的,而代表联邦的总统的权力,本身权力范围不大,因此宪法给了总统足够的专断的权力,以适应设计好的这个职位。

但在后世的演变中,联邦权与州权多次出现冲突与矛盾激化,一方面联邦权力在扩大,一方面总统的权力则被国会用各种法律慢慢束缚。

这种一边扩大联邦权力,一边把总统权力关进笼子的相互矛盾的作法,使得真正受益的,是华盛顿的官僚体系日益得到不断扩大的权力,

而美国的建国先贤们设计的总统权力,则被约束地不再能实现“有良知的帝王”的目标。


体现在今天的现实中,就是华盛顿出现了庞大而利益盘根错节的既得利益集团


——华盛顿的官僚集团,而原本是总统下属的、应当被总统如臂使指的官僚机构,反而反过来形成了官僚集团试图摆布总统!


—— 川普在任期内无法指挥FBI、司法部、CIA等等,所谓的“政令不出白宫”就是一个典型的事例!


作为行政权的总统指挥不动下属的现况,使得官僚集团成为一个事实上独立存在的、并且不受制约的势力集团。也导致原本的三权分立的制度,事实沦为官僚集团与资本势力相互勾结的政治沼泽,而总统的权力,则成为纯粹的笼子里权力。


要么总统与官僚集团沆瀣一气,从而才能实现总统的权力,要么总统就不得不一再通过“炒人”的方式抵抗官僚集团的势力入侵与影响。


这种一边扩大联邦权力,一边把总统权力关进笼子的相互矛盾的作法,导致了行政权的扭曲与被侵蚀,导致三权分立中的行政权被肢解而失去制衡的能力。


这种现况,根本性地破坏了美国的建国先贤们设计的三权分立中的行政权,也根本性地摧毁了三权分立。。

民意的代表


作为选举制度下产生的民意代表,立法权的国会拥有全面的、广泛的、足够的权力。

但正如我们所知道的那样:

美国的制度,本质上不是民主,而是共和。

共和,是一种民众授权的体制,通过具有公信力的形式,经由“被治理者”的同意与授权,从而使得政权得以有执政合法性。


正如独立宣言里说:“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类才在他们之间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当权力,是经被治理者的同意而产生的。”


而公正透明的选举,正是这种授权的过程。

只有在这种选举的下产生的民意代表,才能真正地体现民意。

然而不幸的是,立法权始终回避对选举制度的规范化。


而历史以来,美国的选举制度在落实上,实际上高度依赖参与者的理念与素质,也即所谓需要“良好品质的选民”。。


也即亚当斯总统所说的:“我们的宪法只是为有道德和宗教信仰的民族制定的,它远远不足以管理任何其他民族。此宪法只适合于有道德与信仰的人民。”


先贤们出于对“良好品质的选民”的信任,并没有对民意代表的任期进行任何的约束,

——这导致后世当民众的价值观被腐化之后,导致选举出来的民意代表的腐化时,居然找不到没有任何制约力量。

正如今天我们看到,腐败的国会两党议员们,可以借疫情之名,将形形色色的“Pork”夹塞进去,却没有任何的约束与惩罚。


—— 唯一的约束与惩罚,则是2年一选的选举制度,

但正因为如此,腐败的国会始终不愿意把选举制度规范化,不愿意填上选举制度中明显可见的漏洞。。


—— 因为一旦选举规范化,不再有漏洞,这些腐化的政客们将失去生存的空间。。

议员们不愿意自我约束,但立法权却可以通过形形色色的法案,对行政权的总统权力进行各种制约。

而原本设计来制衡立法权的行政机构的力量,却变成事实上自我独立的势力,总统反而无法以此来制衡立法权。


立法权与官僚集团事实上的相互勾结,形成了事实上的独大,形成了现实中的华盛顿政治沼泽。


所以,美国的三权分立在今天已经名存实亡!

路还很长..


要想真正实现三权分立,必须要拿出足够的勇气与智慧,做出以下几点改变:

  1. 选举制度的规范化

  2. 总统权力的解放与强化

  3. 议员任期的限制

  4. 官僚集团的去党派化


选举制度的规范化,需要立法权的自我约束,但腐败的议员们是绝对没有动力去自我约束,

所以需要选民们成为“良好品质的选民”,从而推动选出真正“有良知”的议员,并摒弃那些已经腐败的议员。

事实上,左派在这种“推动并摒弃”上,做得比保守右派要好地多,虽然它们是在错误的方向上努力用力。。但它们确实在努力,比如它们推动并选出了AOC,摒弃了占据议员位置多年的老一代政客。左派所选出的议员,也确实更年轻更多元化。

努力的方向,是价值观的选择问题,但保守的民众确实需要学习左派的行动力,这一点上,保守的民众们,需要更大程度地宣传自己的理念,去影响更多的民众觉醒,只有形成足够保守足够多的保守民众,才能约束当选的议员,最终催使当选的民意代表去规范化选举制度,去重建民众对选举的信心。。


指望老朽的共和党政客们是没有指望的,新一代的共和党人,需要象茶党一样的坚持保守理念,拥抱草根中生长出来的“川普主义”,

也就是回到亚当斯总统所说的“道德与信仰”上来。

只有这样的共和党人,才能在左派的强大攻势下与之相抗衡。

也只有在立法权的组成成分是由保守理念的人们占多数时,才能真正推行对三权分立的回归。。

立法权对总统权力的解放与强化,将对三权分立形成良性的竞争压力,同时也将赋予总统改造与摧毁官僚利益集团的能力。

而总统对议员任期的限制的推动,也正是这种良性制衡的体现。

而在得到足够权力的情况下,总统才能推动官僚集团的去党派化,去政治化。


也只有在最强大的2个权力相互良性制衡的情况下,最为弱势的司法权才有可能有足够的勇气与智慧去解决社会中形形色色的问题。。


——我们今年已经看到,最高法院为代表的司法权,已经丧失了勇气去面对社会的根本问题。。

而这些改革的根本基础,在于民众的价值观需要回归到“道德与信仰”上来。

而这,也正是不同种族,不同肤色,不同文化背景,不同阶层的民众们需要为之努力的方向。

毕竟,美国只有一个,山巅之城只有一个,真正的三权分立只有一个,而你我的下半生、你我下一代的人生,都只有仅有的一次机会,生活在一个真正的“美国梦”的美国。


一起努力吧!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免责声明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微信公众号立场,对文章内容概不负责。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的邮件列表,即可在电子邮箱内收取我们的新闻讯息:

感謝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