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鲁多压力越来越大 重量级人士呼吁释放孟晚舟

更新日期:7月 21


自从加拿大两名迈克尔被中国地方检察院正式起诉之后,加拿大内部呼吁特鲁多尽快释放孟晚舟的声音越来越大。但特鲁多目前面临的不只是单向压力,而是多方面的压力,因为加拿大也有不少人表示,特鲁多不能屈从于中国压力放走孟晚舟。


据CTV报道,最近表态要特鲁多释放孟晚舟的人来头实在不小——他是自由党名副其实的元老、前总理克雷蒂安(Jean Chrétien)。透露这个消息的是克雷蒂安执政时期的内阁部长洛克(Allan Rock),他于1993年至1997年期间,担任克雷蒂安政府的司法部长兼检察长。

(Jean Chrétien;The Globe and Mail)


【让孩子快乐学中文· 疫情下如何准备大学升学】

安心学堂#16期周末免费直播课程


6月27日周六 - 6月29日周一

6:45PM (美西时间,加州)

8:45PM (美中时间,德州)

9:45PM (美东时间,纽约)


报名链接:


https://us02web.zoom.us/webinar/register/5815929772914/WN_wPloZA6WRaS7LOfRBfVfig


洛克周一接受加拿大《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采访时就表示,他主张联邦政府结束对孟晚舟的引渡程序,并希望中国释放因孟晚舟被捕而采取报复行动,任意囚禁的两名加拿大人。

洛克在今天进一步表示,前总理克雷蒂安本人支持他的倡议。

(THE CANADIAN PRESS/Adrian Wyld)

洛克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今天早上与克雷蒂安交谈,因为此前他打电话给我,说他同意我的看法。”他还补充说,他在决定对孟案进行公开干预之前,他并没有与前总理打招呼。


(Allan Rock;Twitter)


19人联署致信杜鲁多:释放孟晚舟

洛克还表示,到星期三,他得到前政治家和外交官进一步的支持,他和这些人一起给杜鲁多写信,敦促总理释放孟晚舟。

据获得这封信的CBC周三报道称,在信上签名者包括克雷蒂安时期的部长阿克斯沃西(Lloyd Axworthy),前保守党部长坎农(Lawrence Cannon)和前外交官福勒(Robert Fowler),后者本人于2008年曾经在尼日尔被劫为人质。

信中引述了多伦多律师格林斯潘(Brian Greenspan)的法律意见,加拿大有合法权力终止引渡程序并释放孟晚舟。称终止孟晚舟引渡程序不仅会使中国释放两名加拿大公民,也给加拿大一个“重塑对华战略”的机会。

信中称,“毫无疑问,美方的引渡要求使加拿大陷入困境。作为联邦总理,您将面临一个艰难的决定。遵从美方要求,将使加拿大与中国为敌”。若释放孟晚舟,将不可避免地引起美国不高兴。但加美两国间的关系不一般,应该能够经受住这种外交摩擦。信中说,“加美不是第一次出现分歧,如加拿大就曾拒绝出兵伊拉克,但两国关系经受住了考验”。

信中强调,释放孟晚舟也可让两名加拿大人重获自由。如果不予终止,孟晚舟的引渡聆讯将长达数年,这可能给两名加拿大人及其家属带来更多痛苦,因为拖延将“极大地增加他们所承受的压力”,“两名加拿大人直接因加方拘捕孟晚舟而遭到报复。我们认为,两人将继续囚禁在中国监狱中,直至孟晚舟获释他们才有希望回国。”

信中说,“采取必要强硬措施保护和促进自身利益”,“这将为加拿大在中加关系上自由决定和宣布立场扫清障碍”。

信中呼吁:联邦司法部长拉梅蒂(David Lametti)是做出决定的时候了。“拉梅蒂应把与美国引渡协议下承担的义务放一边,通过政治干预来结束孟晚舟引渡案”。

律师格林斯潘:司法部长可以随时终止引渡

《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周一报道说,洛克和前联邦最高法院法官阿尔伯(Louise Arbour)接受采访时说,杜鲁多政府现在拥有合法权力,立即将华为高管孟晚舟释放。但他们不愿意这么做,主要是因为杜鲁多仍然对去年对兰万灵(SNC-Lavalin)一案的政治干预感到尴尬。

洛克,阿尔伯,以及康明凯(Michael Kovrig)的妻子纳吉布拉(Vina Nadjibulla),曾就司法部长是否有权撤回此案向多伦多著名律师格林斯潘寻求法律意见。

律师格林斯潘在长达10页的意见书中说,《引渡法》早已说得很清楚,司法部长“可以随时撤回”政府对引渡案的支持,这会促使法院下令释放引渡对象 。

洛克说,司法部长拉梅蒂先生的办公室已于5月22日收到了上述意见,但仍然没有对此做出回应。

杜鲁多也面临另一方面压力

加拿大前驻华大使赵朴(Guy Saint-Jacques)指出,洛克和阿尔伯这么做对加拿大不利,他们公开发表的意见可能被北京所利用,反过来向加拿大施加压力。

赵朴坚持认为,加拿大不能向中国屈服,杜鲁多一旦屈服于国内这种压力,可能会使中国的行动合法化。此外,这种所谓的“人质外交”不仅影响加拿大利益,还会损害加拿大的形象。杜鲁多应该做的是,继续要求盟国采取行动,一起向中国施压,以便停止中国继续使用这些“欺凌手段”。

(University of Alberta)


M妻子受访谈


在中国被关押并被指控间谍罪名的前加拿大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的妻子纳吉布拉( Vina Nadjibulla)接受了CBC的独家采访。


这是她自康明凯2018年12月被捕后首次露面发声。她在采访中表示,加拿大政府可以采取更多行动来营救康明凯和另一个被中国关押和指控的加拿大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他们被捕已经一年半,“仅是语言已经不够。”


纳吉布拉说,根据她对法律专业人士的咨询,加拿大司法部长有权力中止引渡华为财务总监孟晚舟的程序,他这样做符合法治原则,并不构成政治对司法的干预。他是否应该这样做是另一个问题,但是至少我们应该加以讨论。

康明凯被捕前已经和纳吉布拉分居,但是两人在过去一年半中仍保持通信联系。纳吉布拉说,康明凯形容他的单人囚室是一个”水泥沙漠“。“他基本上一直被单独监禁。他不能去外面,已经560天没有看到过一棵树,没有呼吸过新鲜空气。”

加拿大司法部长同时兼任总检察长。过去也曾有前加拿大政府官员建议过由司法部长运用手中权力中止孟晚舟引渡案,但都被加拿大政府以政治不应干预司法,司法部长的决定并不能罔顾法律和法庭判决为理由拒绝。纳吉布拉的采访播出后,预计加拿大政府需要再次作出回应。


加前司法部长:渥太华现在完全有权放掉孟晚舟

据加拿大《环球邮报》周二报道,前司法部长艾伦·洛克和前联邦最高法院法官路易丝·阿伯接受该报采访时说,特鲁多政府现在拥有合法权力将华为高管孟晚舟释放,但他们不愿意这么做,主要是因为特鲁多仍然对去年对兰万灵(SNC-Lavalin)一案的政治干预感到尴尬。

洛克对《环球邮报》表示,加拿大需要“基于事实的合理基础进行全面辩论,而不是要空谈所谓‘法治’,‘法院独立’和‘司法机构神圣不可侵犯‘等,被这些说法束缚手脚”。

加拿大引渡程序的三个程序是:授权进入程序、司法阶段和部长级阶段。

联邦司法部长必须发布授权,以便诉讼程序开始在加拿大法院展开审理:孟晚舟案是由司法部于2019年5月发布授权,从技术上讲,可以在整个诉讼程序中的任何时间撤回,但那样做极端罕见。


司法阶段是确定是否有足够的理由将孟引渡到美国,目前正在进行中,可能需要花费数年时间. 最后的部长级阶段,司法部长必须决定是否在司法决定上签字,以引渡和批准将其送往要求引渡的国家。

390 次瀏覽

© 2023 by Maggie Brightstone.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