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年青人義無回頭看地移民為哪般!

我仍然常常會深深地思念我的故土,況且和原來的朋友親人維持熱絡,由於我沒有辦法割捨間以前的一切,是我的以往將我塑導致了今日的自個兒。但我之所以會挑選日後留下,是由於我信任我如今所處的這個背景,可以將我塑導致一個更好,更歡樂的人。

綜上,我感到我所接納的美式教育非常成功地將讀萬卷書與行萬裡路相接合,使我變成一個能夠客觀深刻思考,眼格博大的人。而我之所以想要留在美國,是由於這種教育在美國家大計相對存在廣泛的。與有過這麼教育環境的人互相來往,碰到飽含狹隘私見還不自知的傻逼的概率大大減低,碰到趣味有故事的人的概率也大大增長。所以相形國內,我感到在美國反倒更容易融入,由於許多人更容易接納與它們不一樣的人,無論這不一樣是不是來自於文化。

而大學裡額外一個令我迅疾度完成長的機緣就是study abroad. 我的學院每年有60百分之百的學生都有機緣去其它國度交換半年到一年,況且每年也會有很多其它國度的學小時候起我們學院交換。 異國學生在美國的學院並不像在國內那樣子被捧上神壇,遭受差別看待。留學生在美國的學院,和睦美滿國學生一塊兒吃,一塊兒住,一塊兒學,一丁點兒不會被差別看待。 這也就給了眾多本地學生更多的與它們交流的機緣。 而我交換到歐羅巴洲的那半年,也是一樣。 每日能從不一樣環境的同學身上學到各種觀點,一點兒點淡化自個兒的不明事理與私見。在歐羅巴洲的那半年我還上過一門歐羅巴洲研討的課程,常常是今日學到達一處史跡,次日就可以跳上火車去那一個地方看一看,把實踐與書本兒知知趣接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