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股东会回归线下,今年这场“朝圣之旅”将有哪些新期待?

本文来源: 华尔街见闻

财联社4月23日讯(编辑 潇湘)对于股神巴菲特的拥趸们而言,每年有两次机会能够阅览或聆听到这位“奥马哈先知”的真知灼见:一次是每年2月他为伯克希尔股东所撰写的“致股东信”,而另外一次则互动性更强、关注度更高——每年5月首个周末召开的伯克希尔股东大会!

今年,这场被国外投资者形容为“资本家的伍德斯托克音乐节”、被国内网民亲切称作“投资界春晚”的伯克希尔 (NYSE:BRKa)股东大会,将于当地时间4月29日-5月1日举办。


现年92岁的巴菲特和98岁的芒格将再度搭档亮相,被业内看做巴菲特“潜在接班人”的伯克希尔高管——格雷格·阿贝尔(Greg Abel)、阿吉特·贾恩(Ajit Jain)也将一道出席。


在美国大多数的公司中,年会都是一项敷衍了事的活动——长达数小时的会议冗长而无聊。虽然也会安排股东提问,但这些“问题”往往只会令人生厌,无法作为探究公司业务战略和前景的参考。然而,伯克希尔股东大会显然是一个例外。


多年来,巴菲特股东大会吸引了数以万计的观众。这场规模宏大的盛会,既有视频秀、伯克希尔子公司产品的展销,也会有长达数小时的时间进行问答的环节,这些问答不光光围绕着伯克希尔及其业务展开,还包含着许多对投资乃至人生的思考。

而今年,这场全球投资界万众瞩目的“朝圣之旅”,又会与往年有何不同呢?不妨让我们来一睹为快。


疫情以来首次:巴菲特股东大会回归线下


由于新冠疫情的限制,此前两年这场全球投资者万众瞩目的盛会已连续两年取消了线下活动。因而今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与往年最大的不同,显然便是其自疫情以来首次回归了线下。

去年,为了方便芒格参加,伯克希尔股东大会在芒格居住的洛杉矶举行,这是该活动首次在巴菲特居住的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以外的地区举办。


而在疫情最严重的2020年,巴菲特和格雷格在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的一个空荡荡的舞台上主持了股东大会,芒格甚至遗憾地没有能够出席。


这两场线上举办的伯克希尔股东大会虽然同样干货满满,但无论是活动时长还是投资者参与度,都和往年不可同日而语。在长达数十年的历史长河中,巴菲特和芒格在股东大会上马拉松式的问答环节,几乎都会持续六个小时,但在过去两年的在线直播中,随着面对面的观众席空空无也,时长最终均未超过四小时!


巴菲特在2021年的股东大会上曾表示,“我真的希望,而且我认为可能性非常非常大,我们能在明年的奥马哈举办这场活动,我希望我们届时的出席人数能创下纪录。”

今年,这场阔别近三年时间的线下股东大会,是否能重演昔日巅峰时逾五万人齐赴奥马哈的盛况呢?显然值得我们期待。


今年巴菲特股东大会日程安排一览

今年的伯克希尔股东大会将于奥马哈市北部市区的CHI Health Center举办,这也是2019年股东大会的举办地所在。这座110万平方英尺的设施由大都会娱乐与会议管理局运营,拥有18975个座位的场地,一个194000平方英尺的展览厅和62000平方英尺的会议空间。

与往年线下股东大会的会议安排一样,今年的这场“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也将凑满整整三天的活动日程:包括周末派对、价值导向投资顾问赞助的周边会议、伯克希尔旗下布鲁克斯体育公司赞助的5公里健步跑以及其他购物活动。


以下是今年巴菲特股东大会的具体日程表: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疫情并未彻底结束,作为伯克希尔对股东健康和安全承诺的一部分,今年参加年会的伯克希尔股东和投资者需要持有COVID-19疫苗接种证明。

而尽管已成功移师线下,但今年的年会环节仍将连续第七年在网上直播。巴菲特在伯克希尔官网发布的会议邀请函中表示,他对面对面问答环节的回归感觉良好。今年这场股东大会最受瞩目的问答环节,也将同时有两个发问的渠道:

①现场股东将被随机抽选。
②CNBC知名记者Becky Quick将与过往几年一样,组织无法出席会议的股东提问,并摘选出那些她认为人们最感兴趣的问题。

巴菲特和芒格等人将轮流对现场观众和Becky提出的问题进行解答,预计总共将处理大约60个问题。

对于现场的问答环节,巴菲特将给予股东们充分的自由度。巴菲特在邀请函中表示,任何被抽到的现场股东,只需走到现场11个麦克风前的任何一个:

说出自己的名字和家乡。及时地提出问题——声音洪亮、清晰。但请不要问一个以上的问题,也不要试图把几个问题“捆绑”在一起。不要问我们在买什么或卖什么。即使信息是公开的,我们也不会讨论我们是如何做出决定的。我们也不会讨论政治,其他任何主题都可以发问。

流水的投资者 铁打的巴菲特


在华尔街,从来不缺少造神奇迹,但公认的股神,却只有巴菲特!

在今年的伯克希尔股东大会召开前,巴菲特曾接受过前CBS知名主持人查理·罗斯的一次专访,访谈内容自然也没有绕过有关他健康和退休的话题。巴菲特承认年龄的确造成了一些影响,例如会忘掉一些名字,阅读速度也不如以前快速。他自嘲是一个“衰退的机器”。

但巴菲特同时也表示,自己仍感觉良好,并强调能支撑他坚持工作的重要原因,是他正在从事对他而言“世界上最有趣的工作”。对于巴菲特而言,他通常会在赶在早上七点前几分钟起床,这样能准时收看CNBC的早新闻,了解外界发生了什么。随后他会给交易员布置当天的任务,并赶在开盘前进入奥马哈的办公室。


而过去一年的业绩似乎也的确证明,这位“奥马哈先知”依然老而弥坚。

在今年科技企业富豪们身价集体缩水的环境下,巴菲特凭借价值投资标的的良好表现,成为目前唯一身家在年内不减反增的“十大富豪”。与此同时,伯克希尔的总市值也跻身了美国市值最高十家上市公司中唯一的非科技企业。


伯克希尔A类股股价在今年3月首次收于50万美元上方,创下了历史收盘新高,表现远远超过超过了今年阴跌不止的标普500指数大盘。伯克希尔A类股票是公司最初发行的股票。由于公司坚持不分红及拆股,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价格迅速飙升,最终成为华尔街最昂贵的个股之一。


事实上,一直倡导价值投资的巴菲特从来都不是稳赚不赔。尽管被外界奉为“股神”,巴菲特却从不讳言自己在投资上曾犯过的错误:德克斯特鞋业、美国航空、康菲石油、爱尔兰银行、乐购……


巴菲特并不是从不犯错,而是勇于直面、总结、反思所犯的错误,确保“不贰过”。他常在其致股东信中,剖析自己在投资中掉过的坑。也正是凭借着这始终稳健的心态和清醒的头脑,巴菲特才能在大风大浪中“慢慢变富”,成为屹立不倒的投资传奇。


奥马哈“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