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骚乱:美国疫情里隐藏的秘密


(01)5月29日,明尼阿波利斯市,黑人男子弗洛伊德,据称涉嫌使用假钞,被几名警察按倒在地。


白人警察肖文,用膝盖顶着弗洛伊德的脖子。弗洛伊德动弹不得,用微弱的声音呼救:妈妈,妈妈,妈妈……声声如诉,揪人肺肠。

然后他就死了。


悲伤的人们,手持鲜花悼念弗洛伊德的逝去。


然后大家就发飙了——迄今为止,美国的骚乱已经蔓延到22个州,其间有黑人的悲声控诉,也有暴力的砸抢事件。


应该说很严重了。


骚乱猝起,有些人困惑莫名:为什么呢?这是为什么呢?美国死于疫情的人数,已经多达10万,可是美国人淡定自若,处之安然。何以一个弗洛伊德,却让全美陷入癫狂?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02)所有对美国骚动的报道,开头都样强调:这不是一起种族冲突事件……

可为啥不是呢?


没有一篇报道作出解释。


反正大家随便这么一说,就OK了。


那么这起事件,到底是不是呢?

(03)先来看两个当事人:


死者弗洛伊德,46岁,曾因使用致命武器,蹲过5年大狱。他在6年前搬到明尼阿波利斯,在家饭店做保安。因为疫情而失业。

在弗洛伊德短暂的保安生涯中,曾有过一位白人同事肖文。


肖文,男,44岁,他虽然和弗洛伊德共事过,甚至两人一起值过班,但没有迹象表明两人相识——弗洛伊德死前,压在他身上的那名白人警察,就是肖文。


当年的老同事,成为压死弗洛伊德的最后一根稻草。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何太急。


就算是肖文和弗洛伊德没有交情,但也没什么仇恨,何必下那么狠的手呢?


(04)华盛顿邮报称,在美国,死于疫情的10万人,并不是孤零零死去的。

而是成群死去的。


——死亡人群占2/3,是80岁或年龄更大的老人。


——在华盛顿特区,死于新冠病毒的人员中,76%是黑人。而黑人只占当地人口的46%。


——在密歇根州,非裔美国人只占人口的14%,但占了新冠死亡人数的40%。


这些数据,就很能够说明问题了。


美国因疫情死亡10万,之所以淡定从容,那是因为这些死者,多数是老人、又或是有色裔人士。


有色人种在美国所遭受的屈辱,不仅是数字这样冰冷,更多的体现在生态上,体现在细节上。日前网上有个视频,一名白人女子溜狗,却不按规定拴绳,一位黑人男子好心提醒她。岂料这名女子立即对黑人男子发起攻击,并立即打电话报警,声称男子威胁到她了。


这名白人女性,为何如此嚣张?


或许,她以前遭遇到黑人男子,都是如此处理,最终的结果一定是偏袒她。只是因为这次被人录下视频,有图有真相,所以该女子未能得逞。


这次骚乱中,美媒CNN的黑人记者,现场报道时被警方逮捕,而他身边的白人同事,却没人敢碰一下。同类事件一桩桩一件件,应该是很清楚了。


有些东西,埋伏于人心深处,一俟时机来临,就会如燎原野火,势无可挡的熊熊燃烧起来。

(05)早年美国有个总统布什,曾对蠢蠢欲动的种族主义狂潮,表示出忧心忡忡。


布什当时举了个例子:如果我们在这里提议,杀死400万个伊拉克人,再杀死一个骑脚踏车的白人男子。那么整个美国就会震惊:你竟然要杀死一个骑脚踏车的?你缺乏对生命起码的尊重!你这是对生命的慢怠与诋辱!


隔岸观火隔靴搔痒,当时中国人,还不太明白布什到底在说些什么。


现在你应该有体会了。

他们来了。


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者。


特朗普时代以来的近乎所有政策,都是种族政策,而无关美国或世界任何一国的利益。


(06)美国是个移民国家。

开放的胸怀,吸引了全球各地最优秀的人才,造就了其如日中天的地位。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即便是美国有着种族主义趋势,但如果始终坚持开放心态,这些问题根本无关轻重。庞大的劳动力涌入,为美国创造了无以数计的财富。再加上美国原本是世界发钞国,美元地位不可撼动,截长补短割世界人民的韭菜,美国那些没有社会地位与经济地位的族裔,还可以沉浸“厉害了我的美国”的幻觉之中,而且移民的进入不断拉升自己的社会地位,多少也是个安慰。


然而特朗普这个二货,把美国社会发展极微妙的平衡,给打破了。

第一个,在特朗普之前,中国人根本不会相信中美关系会走到这步,因为中美的经济是互补的。

特朗普对中国持续而无理攻击,看起来他的经济体量更大,手中的牌更多,但种族主义伤害最大的,无疑是美国自身。堡垒都是内部攻破的,美国再强大,也抗不住这样自己搞自己。


第二个,美国对移民关闭大门,尤其是驱逐中国留学生,损害的是美国利益。


美国好比是幢奇大无比的屋子,白人居住着最好的房间,有色族裔的位置最差,旁边就是厕所。不断有移民涌入,有色族裔还幻想着自己挪个好位置。可被特朗普这么一搞,有色族裔就要世代长居厕所了,内心一定是极度抓狂的。


第三个,美国刹车机制失灵,知识精英难辞其咎。


美国是顶尖智力大本营,诸如诺贝尔奖获得者,有相当数量定居美国。美国有家公司,因为大牌学者太多,获得诺贝尔奖的,最多只给一个固定车位。余者上班时都要为停车犯愁。可特朗普折腾到这种程度,也未见有人探头出来说一声,这样不对。你这哪是搞中国?你狗日的是在搞美国,特朗普你是不是中国派来的卧底?


没人说话,各人自扫门前雪。一旦社会机制崩坏逆转,到时候他们再想说,恐怕已经没有机会了。


第四个,民主党全面投降,标志着种族主义的全面胜利。


美国素称有两党制衡,特朗普出自共和党,对立面是民主党。可自打疫情以来,民主党受种族主义蛊惑,全部举白旗向特朗普投降,然而此次骚乱各州,俱是民主党的地盘。特朗普所行所为,每一下都精准的打在民主党的软肋上。理应牵制特朗普的民主党人,却舍弃身家跟着特朗普一起来搞自己,这才是脑壳进粪做孽。

被种族主义的魔咒洗脑,美国最后的理性与良知湮灭,陷入到与中国纠缠的强迫症中。然而中国人是最平和的,从未侵犯过任何一个国家,对任何人也构不成威胁,却在国际事件上多次沦为替罪羊。欺凌善良的无辜者,原本就是种族主义者的固化模式。长此发展,就算美国把中国拖入到经济困境,可是久又窥伺在侧的俄罗斯、印度,以及欧洲诸国,也会抓住这难得的空当,趁机崛起。因为种族主义而掀起的乱局,虽然嬴家未必是中国,但输家却一定是美国!


一个人或一个国家,强大一定是因为秉持开放心胸,不断吐故纳新,吸收最有价值的而扬弃那些妨碍自身成长的。一句话,我们不要犯美国现在犯的错误,就会走在正确的路上。这就是我们从美国近日骚乱之中,所感受到的认知原则。


(*本文图片均来自于网络)

编辑来源: 雾满拦江

98 次瀏覽

© 2023 by ANZZIN 168CLASSRO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