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预见2022,K型时代的新活法(跨年演讲全文 之三)

来源:新浪


  03

  供应链战争决胜负


  第三个预见:供应链战争决胜负。


  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以来,世界进入到一个逆全球化的过程。


  我接触过很多的60后、70后、80后创业者,他们当年创业的时候是怎么想的呢?说我们背靠两座大山,第一座是中国庞大的内需市场,10多亿人口;第二座是中国的成本优势,劳动力成本、原材料成本、土地成本、税收成本低廉。


  我们背靠这两座大山和全球企业竞争,所以全世界有什么东西好卖,有什么技术创新,我们拿过来在中国市场进行微创新,利用我们的成本优势,利用我们庞大的消费市场,做一个产品,然后每一个产品的零部件全球采购。


  前两年有同学给我讲一个案例,关于打火机,讲得挺沮丧的。他说吴老师,中国企业家很没本事。为什么呢?我们连个打火机都做不出来。我说真的吗?真的。我到浙江慈溪去,那里有打火机产业集群。打火机里的打火点下面的垫片,特别小的垫片,中国做不出来,日本人做得出来。


  后来我问慈溪最大的打火机公司的老板,说你这个怎么做不出来?他说做得出来。那为什么不做?日本人把这个做到极致了,成本很低,质量很好,我自己做研发成本很高。


  2020年我又去,他说吴老师我们终于做出来了,其实也不难,只不过以前我们全球采购就可以了,不用自己做。


  芯片,现在的芯片战争,中国都没有几家企业。你仔细想想,很多年来中国企业生产了全世界最多的PC,最多的手机,但是芯片做不出来。很大的原因是什么?是我们认为只要全球采购就可以了。而现在呢?整个全球化当中,供应链出现问题。


  所以,我们在十年前、二十年前对全球化的理解,在2018年以后,发生了变化。这个变化,对中国产业经济的发展是决定性的。


  你可以说它是坏事,因为芯片没有,你到汽车工厂去看看,都是缺芯片。朋友们,汽车芯片并不难,比电脑、手机芯片容易。原来为什么不做呢?原来德国人做得很好,荷兰人做得很好,瑞士人做得很好,我们干嘛要做呢?突然间断供了。


  你看,从2021年开始,中国很多公司投资做汽车芯片,我认为三年之内,就能够解决问题。

  所以,整个逆全球化,需要我们对供应链、对产业安全进行重新理解。这也逼着中国公司往产业的更深处探寻。所以它是个坏事,中短期内给我们造成很大的困扰,2019、2020、2021年带来很大的困扰。但是从中长期来看,未必,可能有利于中国产业经济的自我完善和配套化。


  我们年终秀很长时间里有一个合作伙伴,厦门建发集团,福建的一家公司,1980年创建,现在是一家世界五百强。他们供应链板块的建发股份(9.480, -0.18, -1.86%)农产品(6.550, 0.02, 0.31%)集团为很多中国产品进行全球供应链的配置,他们董事长跟我讲,以前建发股份农产品集团最大的贸易伙伴是美国。这两年,发生了变化。

  2017年、2018年以后,美国产地货源的占比大幅下降,从48%下降到15%,其他国家大规模增加。在美国产品比例下降的过程中,它的国际贸易量从500万吨增加到了2000万吨,所以总量是增加的,但是美国货源的配比在下降。


  同时,它在鱼粉、玉米、高粱、豌豆、菜油、大麦、菜籽等领域,是中国前三大全球资源配置的采购商。

  所以在2020年、2021年和即将到来的2022年,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会重新思考我们在产业中的角色和供应链的布局,这里面有很多像建发这样的国有企业,也有很多民营公司。


  11月份的时候,我去一家企业调研。如果不是去这个企业,我应该不会去到这个地方——福建光泽县,一个特别小的县,整个县只有12万人。但是它却有一家中国规模最大的养鸡公司,一年养6亿只鸡。图片上这个白颜色的鸡,叫做白羽鸡。咱们比较熟悉的土鸡,是黄颜色和黑颜色的羽毛。


  白羽鸡是100多年前,由美国公司通过基因配比培育出来的,我们今天在肯德基、麦当劳吃到的鸡,原材料就是白羽鸡。中国在1980年代引进这个鸡种,我去的这家公司圣农,它的创始人就是1980年代中国第一批做白羽鸡的人。今天,中国肯德基的一半、麦当劳的三分之一的鸡肉都来源于他们家。


  我们吃的鸡叫商品鸡,商品鸡要配种,配种叫父母鸡,配种的父母鸡再往上叫做种鸡,种鸡再往上就是原种鸡,也就是鸡类行业的“芯片”。中国一年要吃50亿只白羽鸡,平均每个人每年要吃三只多的白羽鸡,但是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却没有能力做一只原种鸡,因为全世界的原种鸡都被掌握在两家美国公司的手上。


  圣农的创始人告诉我,吴老师,最开始一套原种鸡要6美金,到了2020年,一套原种鸡要36美金,哪怕有一天涨到80美金,你还得买,因为不买你就吃不到这种鸡。我问他,那你怎么办呢?他说,我们从2011年开始,自己培育做原种鸡,自己培育这个行业的芯片。


  我去到光泽县,已经非常偏僻了,而圣农的原种鸡基地,到光泽县坐车进去还要1个小时,在武夷山的深处。我刚才视频放给大家看了,特别难。原种鸡一轮培殖需要两年,一共四轮培殖,8年才能完成一个周期。圣农做了9年多,2019年,这个消息不知道怎么被泄露出去了。2019,美国公司代表坐着飞机赶到了光泽县,坐进他办公室,跟这个创始人讲了一句话:我给你30分钟,两个选择,要么明天你把你的原种鸡基地毁了,发誓从此不研究原种鸡,要么明天我们开始断供给你的原种鸡。


  这位董事长怎么办呢?就给圣农负责原种鸡培育的负责人打电话,他说,我问你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明天如果美国人把给我们的原种鸡断供了,咱们家的原种鸡供得上吗?负责人说供得上。第二个问题,十年之内,咱们家的原种鸡不会变种吧?负责人说,不会变种。然后董事长就回复美国代表说,我给你10分钟,请你离开圣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