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首富“身家900亿美元? 招人标准:胸大会聊天

来源: 网易

墙内官媒旗下网站观察者网文章:


“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单从字面意思理解,这话落在这位“新晋华人首富”赵长鹏的身上正合适。有人愿意把这位靠在币圈割韭菜而上位的异乡人当首富,这是个人自由,但当冠上“华人”两个字,在场华人只会感到脸上无光。


11月30日下午,随着一份标注为《2021华人富豪排行榜》的榜单公布,华人首富的头衔易主了。榜单显示,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的创始人赵长鹏,凭借900亿美元(5733亿人民币)的身价超过原先排名第一的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并跻身全球十大富豪之列。距离《福布斯》杂志公布中国富豪榜单还不到一个月,身价4244亿元的钟睒睒便被赵长鹏挤到了身后。

网传2021华人富豪排行榜


围观网友一片哗然,这赵长鹏是何许人也?怎么不声不响就超越了钟睒睒这位创业“老兵”?很多人不理解。


更让网友感到冲击的是,赵长鹏创立币安,仅仅才4年时间。有人说,他用这4年时间,走完了互联网首富20-30年、实业首富40-70年的路。

其实,此时讨论以赵长鹏的身价究竟当不当得起这“华人首富”的名号,这个弄错了马化腾年龄的榜单究竟有多少真实性、专业性,已然没多大意义。


首先,这“华人”首富的名头,有人愿意送,赵长鹏也未必会因此承谁的情。


其次,赵长鹏受过比“首富”这个头衔更加夸张百倍的赞美之词,对此早已经达到了“宠辱不惊”的境界。


赵长鹏出生于中国,于80年代末移居加拿大,并入了加拿大籍。赵长鹏亦被称作“CZ”,在加密货币领域颇具几分影响力,被一些忠实拥趸看作是近乎于神一般的存在。翻看过往有关赵长鹏的文章时,可以发现一些比较有意思的描写:“1977年赵长鹏出生在江苏连云港的小农村,这不是普通的农村,这里是美猴王孙悟空的孕育之地,赵长鹏和孙大圣是老乡,或许腾云驾雾的本领是与生俱来。”


更夸张的是,由于赵长鹏五年就换一个城市生活的经历,有人硬生生把他比作周游列国推行儒教的孔子。


文能比肩夫子,武与大圣同乡,有此魄力者古往今来又有几人,连这种程度的彩虹屁都能消受,这区区“华人首富”的名号,自是不入此等人的法眼。


行业中有人神话赵长鹏也是有理由的。创立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之前,赵长鹏便已经All in了比特币,2014年,他将位于上海的房产卖掉,得来的资金全部投资了比特币。无需自我标榜,仅凭这段早年经历,他的信众便可以为他冠上“区块链行业布道者”之名。


在币圈,这样的布道者何其之多。信众将他们看成是一种指引,是通向未来路上的亲密战友,但在布道者们眼中,这些信众无异于一棵棵泛着嫩绿的韭菜。


2018年3月7日晚,币安交易所大量用户发现自己的账户被盗,账户内的币被抛售,不少用户损失惨重,这次风波引起市场恐慌性抛售,对行情冲击不小,比特币在一个小时内就下跌10%,市值蒸发160亿美元。


按照常理,因交易所自身的安全原因造成用户损失,理应由交易所对用户做出赔偿。而为了平息用户的怒火,赵长鹏毅然做出了一个违背布道者身份的决定,用行话讲,是对所有异常交易进行了“回滚处理”,讲通俗点就是“悔棋”了。这样就相当于用户的账户回到了被盗号之前的状态,既然用户没有损失,那交易所自然不需要赔偿用户。


这番省时省力又省钱的操作,看呆了一众同行。在坚定的信仰者眼中,区块链最大的精神内核,正是其数据的不可篡改性,而赵长鹏回滚交易,使已经做出的交易作废,这岂不是纂改了交易的数据。如此操作,明显与信仰者心目中的区块链精神相违背。


整天高呼“区块链是未来”,但真正涉及自身利益时,马上又“活在当下”,许多区块链布道者日常就在这两种状态间切换,且运用自如。


好在监管出手,他们这种反复横跳的日子过得并没有想象当中那么舒心。


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七部门联合发布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代币发行融资活动为“非法金融活动”,所有相关交易平台都需要在月底前清理关闭交易。


此时距离赵长鹏创立币安仅仅3个月的时间。2017年10月,币安团队将人员和服务器转移到海外,分散到了十几个不同国家和地区,并承诺,“不再为中国大陆地区用户提供服务”。


表面上说要放弃国内的市场,但背地里对如此大的一块蛋糕还是念念不忘,币安的工作人员依然活跃在微博微信,不停地往币安交易所导流国内用户。“出海”经营的币安,运营主体较为隐蔽,其运营主体注册地、办公地以及业务开展区域经常更换,并且通过频繁变更网站域名和服务器地址来逃避监管部门打击。币安也以此为契机,迅速发展为全球规模最大的交易所之一。


赵长鹏和币安迅猛发展,除了出海躲避监管,还必须提到另一个关键人物,一个人称何一的女人为其提供了很大的助力。在入圈之前,何一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主持人,后入职另一家知名交易所OKCoin负责品牌相关的业务。而赵长鹏正是被何一说动才以首席技术官的身份加入OKCoin,可以说,如果没有何一的倾力相助,也就没有后来赵长鹏创办币安并迅速壮大这一连串的故事。

人称币圈一姐的何一


业内都盛赞赵长鹏和何一是一对金牌搭档,一个主内负责技术,专心铺设自己布道者的人设;一个对外负责营销和品牌建设。绕开监管仅仅是求生,真正能够壮大多半还是由于币安在品牌方面的策略。


在币安的一些用户群中,曾出现数个颜值颇高的女性团队成员的身影,在当时为币安带来不少关注,圈内将之称为“币安101女团”,而这个女团正是由何一主导推出。何一曾在朋友圈发布了一则招聘启事,直言标准就是“肤白貌美大长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