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字专业报告,快速了解行业投资机会(七)

本文来源: W3.Hitchhiker


第四章 美国的加密货币政策

加密货币政策曾以极快的速度发展。交易所和托管钱包一直处在全球几十个监管机构的监督之下,代币团队从最开始就在证券监管机构的监视下运作。但是监管在过去六个月才进入高速发展阶段,尤其是在美国。当你的市值超过3万亿美元时,就会被严加监管,而加密货币政策会成为你生存下去必须注意的优先事项。


今年秋天,金融市场工作组(PWG)发布了一份关于稳定币的报告,呼吁国会通过新的紧急立法以“填补监管空白”。拜登的基础设施法案获得通过,保留了其灾难性的对“经纪人”的定义、以及对《银行保密法》中KYC要求的侵扰性扩展,这样的扩展会造成个人合规性负担。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SEC主席Gary Gensler声称自己拥有对稳定币的全面权威,并重申了他对执法方面的强硬言论,以及他坚持认为大多数加密资产是未注册证券。


美国并不是唯一一个在制定有效加密货币政策方面努力寻求平衡的国家。正如上一章所讨论的,中国为了防止”资本的无序扩张”,禁止了其国内大多数的加密货币活动。印度的态度越来越开放,但后来又公开了它对加密货币的敌意。以色列提出了一项反乌托邦的财务报告规则,要求公民报告超过 61,000 美元的所有资产(加密隐私=重罪)。


另外一些地区考虑更为周全,例如日本金融厅成立了一个部门来处理DeFi的监管问题,葡萄牙不征收加密货币的资本利得税,对外国收入免税,并且一直在招募加密货币创新者。在美国,像迈阿密和怀俄明州等州市,也一直在建立加密货币避风港。


即使对去中心化金融持怀疑态度,大多数国家似乎还是热衷于推进他们的央行数字货币计划,(这种趋势将在第5章中进行介绍)。


作为深入研究政策的开始,接下来将首先介绍美国的情况。


1.设定舞台:美国战场

“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快速增长的行业。就采用率而言,它的增长速度是互联网的1.5到2倍。作为一个政治家,如果你说:‘哦,我们不要’,那你就是个白痴。” — — Novo (D) “美国要么接受加密货币然后获利,要么就禁掉加密货币然后解体。” — — TBI (R)

最近几个月,加密货币被认为具有 “政治前瞻性”。 鉴于加密货币对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吸引力和其全球潜力,这其实是一件好事。


但是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发现了一个令人担忧的趋势,共和党在慢慢地将加密货币作为党派政治的工具,而非关注加密货币问题本身。作为一个政治立场上的右翼,同样也作为一个曾于今年夏天,在围绕《基础设施法案》(Infrastructure Bill)中灾难性的“中间人”而展开的激烈斗争中,帮助过“单一议题选民”(single-issue voter)的人,我才会这么说。


事实上共和党监管机构(到目前为止)在涉及到加密货币时,看起来更有同情心和合理性。 今年对行政部任命的金融稳定监督委员会的许多成员,以及其他国会的权威职位,都进行了全面降级,这不是意料之外的调整,但我绝对不会认为特德-克鲁兹是我们在参议院的头号盟友。任何聪明的人都知道,对一个呈指数增长的行业来说,成为参议院的盟友是值得的。

我们真正需要的,是更多像民主党参议员罗恩·怀登这样的加密货币拥护者,因为在拜登政府或其党内的进步派中,我们显然没有多少朋友,甚至可以说没有任何朋友。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是金融服务领域最具影响力的参议员之一,她很讨厌加密货币,其他新晋的民主党成员,也对加密货币充满敌意。也许我们应该庆幸这些人没有更多的立法行动,因为那样会非常的不利,进步派的敌意是没有充分理由的。


一封年轻的进步人士写给伊丽莎白-沃伦的支持加密货币的公开信,强调了加密货币对民主党议程的重要性。加密货币不仅使金融服务民主化,更鼓励集体所有的、开放的技术垄断替代方案,并为历史上那些被剥夺了权利的人提供流动性,并且它的成功可以推动税收,甚至可能推动绿色投资。


我们要尽快赢得这些技术进步者的支持,因为我们绝不会想失去美国市场。美国的政策将决定:我们能否拥有像90年代那样的十年黄金增长期;其他西方国家会不会慢慢地跟随我们的脚步,去创造一个全球的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场景。要是按照巴拉吉的预测,美国的现状会变得相当黑暗,甚至可能出现巴尔干化和民族分裂。但Punk6529的想法更符合我的观点,让我们尽可能地在美国奋战并获胜吧。


在本章的剩余部分,我将列出:a)美国政策斗争中,需要关注的参与者和关键问题;b) 需要正面应对的六个实质性问题,稳定币和银行风险、反洗钱、税收 规避、投资欺诈和交易所监管;c) 安全规则和隐私这两个FUD(恐慌、不确定性和疑惑)问题在技术上的欠缺;d) 如果我们在华盛顿打持久战,可以获得什么样的小胜利。


2.设定舞台:真正的风险和自我监管


在与更具优势的战力斗争时,我们至少要保持在道德的制高点。加密货币带来的大多数的真实政策风险,都是可以解决的,我们有许多显著的机会,可以和政策制定者建立良好关系,并在危机出现之前就将它消除:

  • 交易风险:用户的加密资金不受FDIC保险,黑客攻击、交易中断和身份盗用都可能发生。 另一方面,如果用户丢失了密钥,或者出现乌龙指失误,就可能永远失去自己发资产。托管服务,应就加密风险和安全性最佳实践对用户进行教育。

  • 稳定币/借贷风险:央行高管无法通过可调整的货币政策来应对加密货币的繁荣与萧条,也无法充当最后的贷款人。 这是一个特点。 但我们应该认识到,加密确实削弱了某些地区的货币主权(阿根廷),随着比特币等资产成为记账单位(萨尔瓦多),这一趋势将加速发展。 美联储要么失去对爆炸性的加密欧洲美元系统(Tether)的控制,要么就明智地接受USDC和Paxos这样的项目。

  • 银行整合风险:加密货币公司的银行访问,会一直为行业带来单点故障风险。通往”现实世界”的上行和下行通道,可以说是该行业唯一的生存需求。我们需要更多合规的、特许的加密货币银行,以防止关闭风险,以及个人去平台风险。

  • 反洗钱监控风险:非法活动仅占加密货币交易的0.34%(低于TradFi),但加密货币的无国界且匿名的性质,让禁令和黑名单难以或无法执行。从反恐战争、毒品战争和COVID战争,人们所付出的代价来看,在一个由零主义驱动的政治领域,加密货币交易中的非法活动在叙事上是很糟糕的。我们应该持续减少非法活动,并同时指明,区块链的可监控性是非常便于执法的。

  • 逃税风险:如果政府发现你误报了你的加密交易,或者怀疑你有私人交易没上报,又或者认为你和不恰当的对象进行了单独交易,他们可能会带着枪来找你。大多数严重的税务合规问题,都集中在信息的不完整和信息混乱上。所以交易所应该代表其用户接受税务报告的责任。

  • 证券欺诈风险:加密有风险且波动性大。早期的肥尾效应,往往牺牲后来者赚钱,但这并不意味着加密货币是”庞氏骗局”,而是将加密货币变成受炒作周期影响,会产生泡沫的技术范式,就像铁路或互联网那样(没有一个 “泡沫 “破灭过,然后在常规的四年周期中又重新上升10倍)。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减少信息不对称,应该提倡基于持有量的披露、社区报告标准和安全港。

  • 保护隐私:讨论交易的隐私问题时,我们不一定能达成一致。针对点对点交易的报告、自我托管资产的披露要求,这些都是违宪的过度行为。请出示搜查令,不然我们法庭上见。

这份清单并不详尽,但概括了重大的问题。在我们深入探讨这些问题之前,还需要了解币圈和政府监管双方的情况。这方面的好消息是,今年夏天在你翻找大猩猩NFT的时候,重度脑损的大叔们还在华盛顿玩cosplay(币圈经历NFT Summer的时候,华盛顿的监管官员尸位素餐)。


先不管国会了,接下来让我们把注意力放在未来几年解释、制定和执行加密货币政策的监管者身上。


3.设定舞台:金融稳定委员会(FSOC)和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主导地位

在美国,加密货币受金融服务监督委员会 (FSOC) 及其 10 个投票成员的摆布。还有美联储 (Fed)、财政部、商品和期货交易委员会 (CFTC)、证券交易委员会 (SEC)、货币监理署 (OCC)、联邦存款保险委员会 ( FDIC)、消费者金融保护局 (CFPB) 以及其他一些与加密货币不太直接相关的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