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之困:当与中国的紧密联系从优势变为负担

已更新:11月9日

来源: 纽约时报

TRIPP MICKLE, CHANG CHE, DAISUKE WAKABAYASHI 2022年11月8日

每年9月,苹果都会在其充满未来感的硅谷园区发布新款手机。几周后,由苹果供应商雇佣的大批季节性工人组装的数以千万计的新型号手机,将从中国的工厂运送至世界各地的顾客手中。


美国科技巨头苹果通过天衣无缝地穿梭于世界两大经济体而成为全球化时代最赚钱的公司,从iPhone每年有条不紊地发布新手机,便能一窥究竟。


但今年,在中国做生意越来越困难,难以顺利推出的iPhone 14成了牺牲品。北京为遏制新冠而采取的措施无所不用其极,加上与美国的紧张关系加剧,迫使苹果重新审视其主要业务。


最近,苹果位于中国中部城市郑州的iPhone工厂周边地区暴发疫情,促使当地官员上周下令封锁七天。因此,该公司周日表示,将无法生产足够的手机来满足假日季的市场需求。


今年大部分时间,苹果一直是华盛顿两党干预的焦点,对北京的军事挑衅和科技野心的担忧已经颠覆了关于自由贸易的正统观念。


3月有消息称,苹果正在与一家鲜为人知的中国存储芯片制造商长江存储科技公司进行谈判,为iPhone 14提供零部件。


一个由立法者和十多名国会助手组成的联盟花了几个月的时间研究苹果在中国的供应链,而苹果和长江存储的谈判与联盟的工作背道而驰。商务部上个月发布了限制举措,禁止美国公司向长江存储出售机械设备,这使得苹果难以推进这笔交易。


苹果已经公开证实它与长江存储进行了谈判,后者没有回应置评请求。但当被问及该公司是否已放弃与这家中国内存制造商合作的可能性时,苹果发言人拒绝置评。


最近的事态发展突显了苹果与中国的紧密联系,这种关系曾被视为其业务优势,现在却变成了一种负担。


苹果公司从1990年代濒临破产到成为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公司,该过程与中国经济的崛起紧密同步,这绝非巧合。它开创了一种两全其美的商业模式:加州设计的产品在中国以低廉的价格进行组装,然后卖给中国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


随着中国经济的蓬勃发展,苹果公司获得了丰厚的利润。但随着美中关系的恶化,以及两国政府都在干涉苹果的业务,该公司已经从全球化最成功的故事之一变成了全球化出现断裂的象征。


“苹果公司发现,地缘政治在驱动商业模式——而不是反过来,”胡佛研究所专门研究美国对华政策的访问学者马修·特平说。“这一系列供应链风险正在给他们带来实实在在的负担。”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已迫使商界领袖重新考虑长期以来在中国做生意的种种假设。几十年来,经济增长是中国政府的首要任务。但习近平在上个月一次重要的共产党代表大会上明确表示,国家安全和党的意识形态观念优先于商业考量。


习近平的“清零”政策减缓了工厂产出并抑制了该国的经济增长,他的政府面临着来自商界领袖和市场的压力,要求放宽限制。但目前尚无明确迹象表明会做出改变。


技术研究公司“康特波因特研究”的分析师杰夫·菲尔德哈克表示,放松对新冠的防控措施可以让苹果填补部分供应短缺,并满足部分需求,但该公司在这个假日季的销售仍将受到影响。


苹果很难摆脱与中国的关系。该公司花了20年时间与制造伙伴合作,依靠该国庞大的供应商网络建立了巨大的工厂。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在产品中添加了更多来自中国的零部件,并因为低廉的价格受益。


长江存储制造的一种电脑芯片可以降低苹果iPhone的生产成本。 ORIENTAL IMAGE, VIA REUTERS


为了限制在中国的风险敞口,苹果开始将一小部分新款手机转移到印度生产。而其他几种产品的生产则转移到了越南。但这两个市场能提供的工厂只有数万名工人——这只是苹果在中国生产规模的零头,它在中国的制造合作伙伴雇佣了大约300万工人。


苹果依赖像郑州的iPhone制造厂这样的工厂,该厂由其最大的组装合作伙伴富士康运营。康特波因特研究的数据显示,当新冠病例开始在该地区激增时,富士康将约20万名工人隔离在一家工厂的厂区内,该工厂可生产全球85%的iPhone。不久,新冠病毒开始传播,富士康艰难地在业务需求与国家极度严格的疫情政策之间寻求平衡。


随着骚乱和食品短缺的消息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广为传播,工人们开始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数百人逃离。装配商最初给工人每天额外的100元,让他们继续工作。后来,这个数字几乎翻了两番,达到每天400元。


苹果公司周日表示,当官员下令封锁工厂周边地区时,工厂被迫“大幅降低产能”。目前还不清楚生产何时能全面恢复。


郑州的生产放缓迫使苹果三年来第三次警告投资者,它在中国的业务将受到与疫情有关的干扰,销售将因此受到影响。


一方面北京严格的新冠政策阻碍了苹果的iPhone生产计划,另一方面华盛顿也正在密切关注进入苹果产品中的零部件。


中国的小型芯片制造商长江存储成立于2016年,获得了29亿美元的政府投资,其使命是帮助中国减少对外国芯片制造商的依赖。


据两位知情人士透露,苹果公司正在与这家中国公司就供应协议进行谈判。苹果公司拒绝置评。据金融公司海纳国际集团称,长江存储的专长——内存芯片是iPhone最贵的部件之一,约占其材料成本的25%。


市场研究公司约尔集团的半导体分析师沃尔特·库恩说,由于长江存储以低价换取市场份额,它可以帮助苹果向目前的西方供应商施压,迫使它们降低成本。


但长江存储对中国的重要性使其成为美国国家安全研究人员的目标。2020年底,由汉语专家、美国国防承包商SOS国际公司研究员毛文杰(James Mulvenon)领导的团队发布了一份17页的报告,详细介绍了长江存储通过母公司紫光集团与向中国军方出售产品的实体之间的联系。


苹果上周日警告,新一代iPhone 14的生产受到了新冠封锁的影响。 VCG,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2月,毛文杰向国会山的20多名共和党和民主党工作人员提交了他的研究结果。他简要介绍了他认为长江存储带来的风险,因为政府补贴可能使其有能力在价格上低于竞争对手。


“把整个供应链集中在一个对美国构成最大网络威胁的国家里,这从来就说不通,”毛文杰说。


在苹果为今年的iPhone发布做准备之际,瑞士信贷的华尔街分析师发表了一份报告,称苹果可能会在未来的机型中使用长江存储芯片。尽管苹果和长江存储既没有证实也没有否认这份报告,但潜在的交易促使包括纽约州民主党参议员、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查克·舒默和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成员马尔科·卢比奥在内的议员致信拜登政府,敦促他们调查苹果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