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镍大战逼出中国镍王:两大家族手握全球22%产量

文章来源: 腾讯新闻棱镜

最近两个交易日,LME镍(以下称“伦镍”)价反常飙涨,上演了一场多头“绞杀”空头的行情奇观。


3月9日,伦敦金属交易所(简称LME,全称London Metal Exchange)公告称,将在所有执行场所为镍的所有直接合约设定10%左右的涨跌幅限制,具体仍有待进一步分析。

上图这根刺眼的大阳线,是发生在3月7日夜间伦敦金属交易所市场镍价剧烈震荡拉出的一波行情“奇观”。业界人士表示,这“足以载入史册”。


当天,伦镍价大涨73.93%,创出历史新高。


3月8日,伦镍价涨幅扩大至100%,每吨连破6万、7万、8万、9万……最高涨至10万美元关口。两个交易日,伦镍大涨最高幅度至248%。


LME是世界上最大的有色金属交易所,期货交易品种有铜、铝、铅、锌、镍和铝合金。交易商采用国际会员资格制,其中95%以上的交易来自海外市场。LME每天都公布一系列官方价格,这些价格在全球市场被作为金属现货合同定价的依据。


北京时间3月8日下午4点,LME公告暂停了镍的交易,停盘前为镍价每吨8万美元,并于晚间公布取消所有在格林威治时间2022年3月8日凌晨00:00(北京时间3月8日早上8:00)或之后在场外交易和LME select屏幕交易系统执行的镍交易。


也就是说,3月8日全天的多、空单交易取消。


有机构根据伦镍持仓单推算出,陷入这场大战中的双方,多头为瑞士的国际大宗商品交易巨头全球矿商嘉能可(Glencore),而被逼空方则是总部在中国浙江温州的一家民营企业——青山控股。


由此,一直低调的温州民企青山控股被全球资本市场的高光聚焦。


隐形全球“镍王”


青山控股是何方神圣?


《棱镜》陆续从公开的信息中发现,这家民企实则不“低调”,其发展速度和资本实力不容小觑,与对手的多头嘉能可均属世界500强企业。


我们先来看看两方的实力。


根据嘉能可2月15日发布的2021年年度报告,其期末总资产为1275.1亿美元,运营收入为2037.51亿美元,较2020年的1423.38亿美元增长43%,归属于股东的净收入为49.74亿美元。


青山控股是业界的钢铁大王。2019年,青山控股新晋成为财富世界500强企业,位列第361位。次年,该公司排名第329位,营收380.12亿美元,利润8.26亿美元,超越了营收364.88亿美元、排名第351位的沙钢,成为中国民营钢企第一。


根据浙江当地媒体报道,青山控股2021年年营收高达2929亿元,根据当下汇率牌价,约为460亿美元。如此看来,被逼爆仓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


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教授、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刘煜辉3月8日在媒体上表示,空方的青山实际上是俄罗斯镍的大客户,其操作实际上是俄镍的套保操作。现在,俄罗斯被西方制裁,俄镍被取消交割资格,所以作为多头的嘉能可钻了空子,“我认为青山应该拒赔,因为不可抗力”。


两方在镍产品上形成的多空格局,均出于企业发展方向上的“碰撞”。


嘉能可首席执行官加里·纳格(Gary Nagle)称,得益于强劲的大宗商品表现以及公司营销业务的全球规模,调整后的息税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为213.23亿美元,同比大增84%,创下历史纪录。公司正将其投资重心转移到绿色经济转型方面,投资所谓的“未来大宗商品”,即电池用金属铜、镍和钴。


而镍(Nickel)是一种硬而有延展性并具有铁磁性的金属,它能够高度磨光和抗腐蚀,广泛用于不锈钢生产中。不锈钢也是全球镍最大的消费领域,占比达70%。


Wind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不锈钢粗钢总产量为3013.9万吨,同比增长2.51%,占比近全球60%。其中,青山控股的不锈钢粗钢产量达1080万吨,约占中国市场供应量的35.8%。


根据青山控股公开的信息披露,2021年的镍产量可达到60万吨,2022年要达到85万吨,2023年将跃升至110万吨。


根据2月6日美国地质调查局发布的初步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矿山镍产量达到270万吨,这意味着青山控股当年的镍产量已占到全球约22%。


因此,青山控股除了被称之为中国民企钢铁大王外,也被业界称为“中国镍王”。


该公司拥有八大生产基地,境内包括福建青拓、广东阳江和浙江青田,境外拥有印尼莫罗瓦利工业园区(IMIP)、印尼纬达贝工业园区(IWIP)、美国匹兹堡A&T Stainless. LLC、印度古吉拉特工业园区、津巴布韦中非冶炼生产基地。


作为一家镍的生产企业,青山控股一直在金融市场上布置一些做空的衍生品头寸套期保值。根据业界人士观察称,青山控股在这一波行情前,在伦镍上布置了20万吨空单。随着近期俄乌局势的变化,全球市场镍价不断飙升,估计在LME宣告暂停伦镍交易前,青山的亏损已经超出80亿美元。而且,这个说法在业界流传甚广。


有期货资深交易员分析,期货价格暴涨,空头头寸急需追加保证金,进入交割月时可选择交割,或将合约展期,后者需要大量现金流投入。若所需补充资金过多,无力追加,则会被交易所强制平仓,承担巨额亏损。如果以青山20万吨空头来计算的话,价格维持在8万美元,青山控股要花160亿美元。而青山的做空成本在每吨2万美元,平仓的话可能得亏120亿美元。


但这些数据目前都没获得青山控股方面的核实。3月8日下午,一名接近青山控股的人士告诉作者,青山控股确实在伦镍上有所布局,但趋势在可控范围内。


从汽车门窗起家

工商资料显示,青山控股2003年6月12日在浙江温州龙湾区成立,法人代表、董事长为项秉雪。


而在胡润2021年全球富豪榜中,青山控股的董事局主席项光达名列其中,以215亿元财富排名第1001位。目前,作者查阅到的工商资料上,项光达也是青山控股的实际控制人、最终受益人。


青山控股一名从业十几年的中层告诉《棱镜》作者,实际上,“青山系”的灵魂人物除了项光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