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左什么是右?妖言惑众乱天下,扯了半天说不清

原创 | 吹号角的凌飞

前言:有点累,一早就睡下了,结果半夜惊醒了。

正想着怎么把自己哄回去再睡,却收到一个坏消息,说我在国内的一位从初中开始的老同学,一位很要好的老朋友,不幸肝癌去世了。这位朋友医科大学检验系毕业,人长得高大威猛,眉心更有一个福痣,事业家庭也很成功,不想就这么走了。不禁很是唏嘘。这么一来,倒是睡不着了。


一晃在美国20多年了,白云苍狗。曾经从来没想过美国的今天会变得如此荒谬,

也从来没想过终有这么一天,我会去理清自己的价值观,去争论这个价值观。包括争论这个左与右。

正文:扯淡


常常在网络上,特别是华语世界的网络上,见到很多人扯这个“左与右”。


最近在某个群内,更是见到一个ID,一上来就扯左右,目的,大概是想推销一下:现在的纽约还“还不是太左”,杨安泽“还不是太左”。


这种扯淡的说法,立马就被我反问了,结果被我反问后,这位被逼得打字不行语音来凑,发了N个60秒的语音,发了N个所谓的“推荐要看的书”。


但是,始终顾左右而言其它,始终无法回答我的那个最简单的问题:什么是左,什么是右,区分的标准是什么?


这样的ID,其实在华语世界里面非常非常的多。

当然,根本原因在于华语世界压根就没真正搞清楚过左右,更因为历史的缘故,是在混淆左右,以至于产生了许许多多对左右的奇谈怪论,比如:

“法国大革命时一边坐左,一边坐右,保皇坐右而革命民众坐左,所以保皇的是右,革命的是左”

“福利与二次平衡是左,反对福利的是右”

“历史必然由左派推动,右派是反动派”

“左派,就是进步,改革,改进,变化,革命,不满足现况”

“右派,就是保守,谨慎,循规蹈矩,持守现状,没有规划”

“CCP在没有得到政权之前,那毫无疑问是革命派,是左派。在得到政权之后,当然是保守派,是右派”

.....


扯了大半天,左右的区分标准是什么,始终没有能够给出一个简明、清晰、明确的答案,当然,也可能是他们抄书抄wiki,结果书上与wiki上没有标准答案的原因。

反过来,我敢这么反问,因为我心中有简明、清晰、明确的答案。


左右的区分最简单的判断标准:是认可“平等置于自由之上”?

还是认为“自由置于平等之上”?

前者是左后者是右。

将平等置于自由之上的,是左派。

将自由置于平等之上的,是右派。

简单、清晰、明确

我在2018年后,进行了相当长时间的思考,思考美国的政治为什么变得失去常识,觉得如此荒谬,

最终我认为要回到价值观的分析上来,而这个价值观,首先先要分清楚左与右的定义是什么。

嗯,这是法国大革命时的国民制宪议会,我特意找一张超大分辨率的。

人与左右


我多次在文章中说过:理念价值观分左右,但人很复杂,很难用左右一棍子打死。

所以理念要非常清晰,分清左右。

但对人则不可能强行划分。

所以华语世界里,常常见到这种逻辑谬误。

把理念与人等同或是混淆起来,谈“左”的不好时,就去扯这个人其实还不坏。

谈“右”的时候,就去扯这个人发表过某某不当言论。

这种套路,有的是无心的,因为知识与逻辑不到位。

有的是有心的,用来混淆对理念的认知。


认知不到位,就会说出很荒谬的话。

就象历史上来看左的路线,都是导致社会走向灾难,然而有些人却故意要说,这个灾难还不是太大(不是太左),所以就是要为灾难唱赞歌?

这种扯“还不是太左”的言论,与“还不太作死”的强辩,有什么区别?


逻辑不到位,同样会说出很荒谬的话。

比如总是有人喜欢搞鸡蛋里面挑骨头,拿英国的克伦威尔来否定英美的保守主义历史。

英国的“革命”一样存在偏左与偏右的方向 ,但是长达几百年的历史进程中,克伦威尔占了多少的时间?

这种试图拿一个简单描述中的具体问题来反驳这个简单描述的主题方向 ,是典型的白马非马的诡辩。

就象我们说这个人是坏人,结果华左们说:谁说他是坏人,他还帮人开过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