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裔美国人,撑起美国花样滑冰“半边天”

文章來源:纽约时报

GABRIELA BHASKAR/THE NEW YORK TIMES


北京——在上个月的美国花样滑冰锦标赛上,陈婷婷扫视全场,感叹变化之大。


1985年,陈婷婷获得全国冠军。那是她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少女,但她的见识也足以让她意识到,之前的获胜者都和她长得不一样,在这个冰场里几乎没什么人和她一样。


上个月的情况则有所不同。亚裔美国滑冰选手占据了单人滑、双人滑和冰舞比赛。他们在各级别比赛排行榜上起起落落。周末,美国奥运花滑代表队的名单上出现的也全是他们。


在连续两届冬奥会代表美国参加单人比赛的六名花样滑冰选手中,有四名是亚裔美国人:陈楷雯、陈巍、刘美贤和周知方。第五名亚裔美国滑冰选手麦迪逊·乔克将参加冰舞比赛。


“好多啊,”陈婷婷说。“太让人兴奋了。”

美国选手陈楷雯、陈巍和麦迪逊·乔克在团体项目中获得银牌。(由于新冠病毒检测结果为阳性,周知方没有出席颁奖仪式。) CHANG W. LEE/THE NEW YORK TIMES


在美国,大众通常不会把亚裔与体育运动联系在一起,但花样滑冰现在显然是一项亚裔美国人的运动。亚裔约占美国人口的7%,但在美国各地的冰场和比赛中,亚裔的比例明显高于其他族裔。


渐渐地,他们改变了这项直到1990年代几乎都属于白人的运动。他们在比赛中注入了来自亚裔传统的音乐,加强了可以巩固他们在这项运动中地位的人才输送渠道,在对反亚裔暴力感到焦虑的气氛中,他们克服社交媒体上的仇恨,坚持表达他们自己的根源。


“我认为代表性真的很重要,”华裔美国人陈巍说。他也是2018年冬奥会代表队的成员,当时14名花滑选手中有7人是亚裔美国人。“所以,我认为,一直能在电视上看到像你这样的面孔做出非常酷的事情,对一个年轻的孩子来说仍然是有用的。”


在这一现象背后的各种原因之中,几乎每个亚裔美国花滑选手都提到自己受到了一批早期先驱者的启发。

陈婷婷在1985年美国花样滑冰锦标赛上获得单人滑冠军。 BETTMANN/GETTY IMAGES


陈婷婷给比她小四岁的克里斯蒂·山口带来了这样的火花。山口回忆说,每当她来到自己长大的旧金山湾区,都会去看陈婷婷,陈婷婷的技巧令她惊叹,她甚至有一次还向陈婷婷要签名。


“我一直很仰慕她,”山口说。山口曾两获世界冠军,在1992年奥运会上赢得金牌后,她成了家喻户晓的人物。“肯定是有那种亲近感,那种内在的联系,因为她是亚裔美国人。”


16岁的刘美贤曾两获得美国滑冰冠军,她之所以开始滑冰,部分原因是她的父亲刘俊30年前从中国移民到美国后,就成了关颖珊的超级粉丝。关颖珊曾于1998年和2002年两获奥运奖牌,五获世界冠军,九获全国冠军。


“我一直在看花样滑冰,”刘俊说。“阿莱莎(刘美贤的英文名——译注)出生的时候,我的办公室离奥克兰冰雪中心只有两个街区,我想,看看她会不会喜欢吧。”


在某些方面,这似乎是天时地利的结果。


克里斯蒂·山口和关颖珊获得成功的时候,花样滑冰在美国的受欢迎程度正接近顶峰(从那以后就开始大幅下降了),而且全国各地的新建冰场也在激增。

关颖珊在1998年长野奥运会上表演短节目。 CHANG W. LEE/THE NEW YORK TIMES


陈婷婷、克里斯蒂·山口和关颖珊都是在加州长大,那里有相当多的亚裔人口,如今仍是这项运动的重心。陈楷雯、麦迪逊·乔克、刘美贤和周知方都出生在加州。


2005年,关颖珊在加州阿特西亚开了一家溜冰场,很快吸引了该地区的亚裔家庭。目前在南加州当教练的陈婷婷说,她的学生中大约有40%是亚裔。加州人不仅代表美国参赛:来自洛杉矶的朱易(又名贝弗莉·朱)在2018年赢得美国少年赛冠军后,今年将代表中国参赛。


其他的解释也经常被提起——亚裔之所以优秀,是因为他们的身材往往更小巧,或者是因为他们的父母要求更严格,也就是所谓的虎爸虎妈——一些亚裔美国人自己也这样说,但专家倾向于直接否定这些说法。


“每个种族都有能在花样滑冰中取得成功的体型,”“加州州立大学富勒顿分校教授体育社会学课程的克里斯蒂娜·陈说。“是文化接受度、社会压力或机会、结构性力量和制度使其成为可能。”


在解释为什么亚裔美国人在花样滑冰方面取得突破,而美国其他少数族裔却没能做到时,人们倾向于认同一个因素:花样滑冰花费昂贵,而东亚人作为移民群体,在美国拥有最高的平均家庭收入。


长期以来,亚裔一直苦于在美国流行文化中缺乏代表性。因此,对于这些花滑选手来说,看到顶尖运动员身上反映出自己的元素,可能是一种激动人心的体验。

在2018年美国花样滑冰锦标赛上,长洲未来的得分让粉丝们惊叹不已。 CHANG